莽汉宠妻:娘子,别休夫

老子的斯文败类许期楚骁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连载中

《莽汉宠妻:娘子,别休夫》莽夫宠妻娘子别休夫 清水文 莽汉宠妻:娘子,别休夫妖孽受

时间:2019-07-24 00:07:51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绿了 主角:蔺仅言,江离云

主角是蔺仅言,江离云的小说《莽汉宠妻:娘子,别休夫》此文是绿了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蔺仅言霸住她的呼吸,令江离云的意识于醉意的朦胧间完全失控。她被他吻得唇红了,脸红了,身子竟然渐渐滚烫起来,陌生的情愫和渴望汹涌而...

《老子的斯文败类》免费试读

蔺仅言霸住她的呼吸,令江离云的意识于醉意的朦胧间完全失控。她被他吻得唇红了,脸红了,身子竟然渐渐滚烫起来,陌生的情愫和渴望汹涌而起。

身上的衣衫已经不知何时被除去,她感觉到一丝凉意,伸臂更紧地搂紧他。

恍恍惚惚,江离云又是分不清她这是那一场的梦,还是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唯一能遵循的就是由着内心的本能去驱使着理性。

她的红唇,娇艳地迎上去,顺着蔺仅言的脸颊蠕动着,向他唇角移动。当她的唇落蔺仅言的唇上时,那柔软的触感让蔺仅言动作一顿。

他的眸光一深,唇角勾起一抹淡笑,在旖旎的烛光下,这抹笑容分外慵懒魅惑。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抚上江离云雪白滑腻的脸颊,再顺着脸颊缓缓滑下,在颈侧锁骨处揉了揉,寻到颈侧肛兜的带子,微微使力,带子便解开了,江离云身上仅余的粉色肚兜如一片娇红的花瓣,缓缓地飘落在白色地砖上。

他压着她,好看的凤眸中,饱含着浑浑的欲念,脖颈间的呼吸渐渐沉重了起来,蔺仅言的吻轻轻地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上,然后下移。

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严丝合缝的没有一丝空隙:“江离云,我要你!”

他微微喘息着低语,低头看她,墨眸深处黑得灼人,却又彷佛有火在激烈燃烧。

江离云心中一阵恍惚,她迷蒙的双眼闪现出一时的痛苦,似乎是想努力看清这身上之人。

蔺仅言勾唇浅笑,早已如那晚一遇那般,迫不及待。他已蓄谋已久,因此做起来驾轻就熟,根本容不得江离云的反抗。

熄灭烛火的屋子里,余下的仅有越来越重的喘息声……

清脆的鸟鸣声将江离云从睡梦中唤醒,她睁开眼睛,屋子里是熟悉的一切,一个翻身想要起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忍不住又躺了回去。

昨夜的一幕幕,瞬间风驰电掣般从脑中涌过,小脸顿时羞红,她好像和蔺仅言缠绵了一夜。

完了,昨晚喝的太大,压根已经弄不清楚这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真正发生了。

这种事情总不能去问蔺仅言吧!

江离云懊恼地拧着眉心,昨夜短片的记忆却慢慢涌现心头,她缓缓撩开衣领,蔺仅言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

所以这不是梦,昨晚她跟蔺仅言……

猛然想到她在山头发生的事情,江离云莫名烦起来,她不知道蔺仅言在发现她没落红时会是什么感受。

大概会是觉得她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吧,否则为什么平日里这么粘着她的人,一宿过后,人影都见不到。

江离云心酸地笑着,整理了衣衫从床上起身去洗漱。

早饭依然是楼家吃的,昨晚宰的猪,正好是用那猪头骨熬的粥,香甜的白米粥撒上几粒葱花,倒是让人胃口大开。

然而,江离云却丝毫提不起食欲,她刻意在楼家找了一圈了,压根没蔺仅言的身影,估计被她给吓跑了吧。

恍惚抬头,迎面正撞上了从屋里出来的楼福山,两人视线一对,有些说不上来的尴尬。

“福山哥,恭喜你啊,终于要成家了。”江离云笑着,由衷地祝福。

楼福山微微点头,眸子里的痛色一闪而过,他没敢再看江离云,掉头又进了屋里头,背影落寞的让人有些揪心。

江离云深吸了一口气,仰头看着已经爬上树梢的日头,心头却蒙上了一层阴霾。

早饭过后,她闲着无事,干脆是扛着锄头去后山坡了,满怀期待却在看到一片空荡荡的田地后,心情再次跌落谷底。

以为蔺仅言在这的,然而没有,他就这样突然消失了,就好像没来过一样。

昨日两人幸苦栽下的菜苗,经过一夜的扎根,已经有了长起来的趋势。

江离云扛着锄头松土,一个人忙到了响午时分才回去,到村子里时,酒席已经开始了,她刻意避开了人群朝家里去。

门前却伫立了一抹银白的身影,看着像是等候多时。

“喔,江姑娘回来了。”白清宁迎上前来,清俊的脸上笑意似乎比让日更为的浓稠。

江离云面前牵起了笑意,“白大人,可有事?”

“自然是为那剿匪之事,这样,酒席就要开始了,我们边吃边谈?”

江离云没拒绝,心浮浮沉沉,只能由着白清宁牵引着朝楼家的酒席那过去。

邱氏猜着白清宁与那江离云有关系,所以是可以把江家的人与那白清宁单独安排了衣着。

楼润兰见着跟在白清宁身后过来的江离云,脸色微微不悦,四处找寻着蔺仅言的身影。

昨晚她可是亲眼见着蔺仅言把那江离云抱回屋里后就没再出来过,她怕江海云坏了好事,所以把他领去了自己屋一起睡了。

现在这蔺仅言跟江离云已是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自然是不担心会威胁到什么了。

白清宁引着江离云落座,一行人一番客套后,准备动筷子,白福却匆匆跑了过来,俯身在白清宁那低语着,“大人,老爷来了……”

说话间,一个富态十足的老者正大步而来,他正是白清宁的爹,白锦州。

江继长也没想到白锦州会来,他起身上前,如见着故友一般问好,“白大哥,许久未见,可安康否。”

“好好,都好,你啊,不厚道,竟然躲到这来了!”白锦州笑着应道,视线淡淡扫了一眼围桌而坐的众人,视线最后落在了白清宁身旁的江离云身上。

昨儿白福在他耳边大致说了白清宁为了个姑娘家总是往这枣坡村跑的事情,他托人一打听,惊喜地发现,那家姑娘正是幼时跟白清宁定亲的姑娘。

他知道白清宁向来反感这父母之命,所以这事一直没跟他提。

听白福这一说,猜着他对那江家姑娘有心思,他今儿就顺道是来问亲了。

看着两人是那旧相识,江离云与白清宁面面相觑,也是一脸不解。

白锦州也是那爽快之人,他在位落座后,便开门见山地直说了,“老夫今日来呢,不为别的,就为了犬子与令爱的婚约来的。”

白锦州这婚约二字,一时在酒桌内炸开了……

查看全部内容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更新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莽汉宠妻:娘子,别休夫》莽夫宠妻娘子别休夫 清水文 莽汉宠妻:娘子,别休夫妖孽受